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专访公卫专家姜庆五:溯源青岛疫情,可重点检测医院人员抗体

原标题:专访公卫专家姜庆五:溯源青岛疫情,可重点检测医院人员抗体

自10月12日起启动全民核酸检测,青岛新冠疫情筛查进入第二天。此前的11日,青岛市新增6例确诊病例和6例无症状感染者,均与青岛胸科医院高度关联。

青岛胸科医院部分独立区域承担收治境外输入新冠病毒感染者任务,且长假刚过,人流密集出入青岛,使得此次疫情引人关注。

青岛市胸科医院外已拉起警戒线。中国商报 图

据青岛市卫健委通报,截至10月13日15时30分,全市已采样4235438份核酸检测,已出结果1945252份,除已公布的6例确诊和6例无症状感染者外,没有发现新增阳性感染者。

全员检测仍在进行中,此次疫情的感染源和感染路径也有待调查。青岛市胸科医院医护人员称,两名感染者在医院的不同楼层,境外输入病例在独立区域治疗,感染是怎样发生的仍是谜团。

2020年10月11日晚,山东青岛,市民连夜在居民小区广场进行免费的核酸检测。 中国商报 图

就在国庆前夕,9月24日,青岛两名进口冷链产品装卸工人被检测出无症状感染,并在冷链产品和环境样本中检测出51份阳性样本。前后两波新增病例之间有无关联,亦有待追溯。

“压缩传染源和密切接触者的活动范围,是控制的要点”,12日晚间,澎湃新闻专访了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姜庆五,他提示说,此次疫情与医院相关,医院的职工、患者和陪护在核酸检测之外,可以考虑再做抗体检测,以追溯感染源。

姜庆五提醒,一些地方的医院防控仍有薄弱环节,疫情之后应当总结。而这一波疫情的规模,取决于感染者的运动轨迹。

【对话姜庆五】

截至10日11日23时,青岛新发现6例确诊病例和6例无症状感染者,均与青岛市胸科医院高度关联,您怎么看这个情况?

姜庆五:

目前看到的只是12个病例与医院有关的现象,从这种情况看,很大的概率感染发生在医院,至于感染源,谁感染给他们还需要调查。

病毒不可能凭空出现,也不太可能外部没有输入病毒,这个病毒就藏在医院里。比较可能是携带病毒的个体入院并暴露了病毒。

能够提醒的是,所有这个时段在医院的职工、在医院看病的病人、医院的陪护,我们都要做调查,不仅仅要做核酸检测(核酸只能说明当前是否感染)。

可以测一下抗体

——有些人可能今天没有感染,以前感染的,抗体检测可以区分以前感染和近期感染。

通过这些调查的话,我想能回答一下子出现12个病例的原因。

我都担心有不止一代的病毒,可能会有两代或者三代的病毒。因为初期感染的病人症状很轻,可能不会被关注,我觉得应该好好的对医院进出人员进行调查。

像武汉的华南海鲜市场,北京的新发地市场,明显的共性特征是人员密集流动性强,环境卫生条件差,低温潮湿。但是市胸科医院是一个传染病医院,防护条件要比很多地方条件好,它为什么可能成为病毒聚集传播的地方呢?

姜庆五:

胸科医院不能用水产品市场这种环境,或外界的物品携带病毒进来的来衡量,很可能就是感染了病毒的人携带进来的。这个人可能是病人,也可能是健康的病毒携带者,通过人之间近距离接触讲话,飞沫传播等。

北京新发地市场。 中新网 资料图

网上有一种推测,说有没有可能是境外感染者使用过的仪器接触普通患者,发生了感染。

姜庆五:

呼吸道传播疾病,病人携带病毒传播性很强。如果这个仪器是专门为境外人士使用的,可以分得很清清楚楚的;如果有些仪器设备是共用的,那么都有可能,我们不能过分的依赖和相信我们采取的消毒措施。

我觉得需要对医护人员好好的调查,因为有些医生是共通的,负责感染患者和非感染患者的治疗,除了查核酸,还得查一下他们的抗体。如果他是个健康的病毒携带者,他能够传出病毒来,但是他自己不发病,又产生了免疫,产生抗体,完全有这种可能。

所以您的建议是,市胸科医院的医护人员进行全员的抗体检测?

姜庆五:

如果我在现场,我会积极推荐他们同时检测抗体,对高密切接触者查抗体还是必要的,但是我不赞同对社会人群,对社区居民进行抗体检测。

您觉得相比核酸检测,目前抗体检测在哪些方面可能还存在不足。

姜庆五:

核酸检测的推广更早一步,到相对成熟的阶段,但是抗体检测开始的晚,产品还属于参差不齐的状态。

如果我们对抗体的效果不放心,那么可以用两个产品或者两个以上产品共同来检测一下,因为仅检测高密切接触者成本也不高。

2020年10月12日,青岛,市民在五四广场附近的一处新冠肺炎核酸检测点排队进行核酸检测。  中国商报 图

结合目前12人感染的情况,您觉得可以从哪些方面着手,使得流调结果更为清晰?

姜庆五:

这一次和前几次不同,发生在医院。从流行病的特点看,在医院的什么地方感染,一定要查清楚。

前一阶段我们关注了海鲜市场,因为没有一个医院的案例出现。医院当中有很多防控的薄弱环节,需要好好总结。

压缩传染源和密切接触者的活动范围,是我们控制的要点。现在病例很少,如果病例再多一点,在社区里面出现,我们需要采取必要的合理措施,局部封闭社区,也是可以考虑的。

刚才您提到医院防控可能存在薄弱的环节,能举一些例子吗?

姜庆五:

我们强调专门设立发热门诊,有些地方做的很好,有些地方是一种虚设,没有把发热病人和普通病人分开,至少他发热,有呼吸道症状,他不能和普通病人在一个渠道就诊,在一个大门进来、一个地方遇见、一个地方抽血化验、一个地方做X光、一个地方拿药。

所以要早点思考,早点做布局,是不是就诊环节能有效地分离,和普通病人隔离开。

从目前公布的感染者情况来看,胸科医院的医护人员没有被感染,但有数位患者及陪护人员被感染,这说明什么?

姜庆五:

一般患者及护工在刚进医院的时候,需要有核酸检测证明,在住院过程中,其实没有很严格的要求,他一个月要检测一次,或者两个月检测一次,可能他第一次入院时核酸确实是阴性,后来什么原因出院再入院,又去做检测才发现的。

此外,很多护工,医院里不提供他们的住宿,晚上在外面休息,还有一定的社会活动。

您觉得医院的护工群体,应该做哪些防护,以减少被感染的风险?

姜庆五:

护工群体往往文化水平稍低一些,风险防范意识差一点,但是他们又不可避免地直接接触一些病人的排泄物,暴露的机会更大一些,和病人接触时间也是较长的。

所以我觉得,对医务人员的要求都应该用在他们身上,要做好个人防护,戴好口罩。

在这次青岛疫情暴发之前,9月24日,青岛还发现两名进口冷链产品装卸工人是无症状感染者,也在冷链产品和环境样本中检测出51份阳性样本,您觉得这前后可能有关联吗?

姜庆五:

什么事情都有可能,其实做这方面(溯源)是不难的,因为现在检测的核酸结果有了,把阳性的核酸结果和冷链的阳性结果比对一下,就知道是否有关系了。

青岛市卫健委关于涉冷链产品检出新冠阳性的通报。

冷链上病毒的基因序列可能在几轮的传播中发生变化,这会对溯源有影响吗?

姜庆五:

当然了,病毒是在变化,但是变化要放在时间的长河里,几个星期,几个月中发生的变化,完全可以让分析来解决。

比对病毒基因序列及流调需要多久时间?

姜庆五:

完全取决于我们的组织速度,如果国家CDC(疾控中心)的人到场了,省CDC的人到了,要开展调查,是很快的一件事情。

对全医院的人进行调查缩化范围,统一调查方法,制定调查方案,像北京、大连等其他省市都做过。我觉得这是一个不难的事情,时间上也是很快的。

您此前在采访中提到,病毒容易通过冷链传播,这种传播是如何发生的?

姜庆五:

这里面有两个问题,冷冻链是指海鲜,还是产品外包装?如果是海鲜查出病毒,可能是在捕捞的环节已经被污染了。如果是外包装查出病毒,说明生产运输环节可能被污染。所以还要把更多的情况反馈给我们,如果海鲜阳性,证明是海鲜的场所阳性;如果是外包装阳性,里面包装没阳性,可能在运输环节被污染;外面包装没阳性,里面包装阳性,可能在加工环节污染。

病毒在冰冻的情况下面能活很长时间,海鲜冷藏温度在-40°C到-20°C,有时在-70°C情况下,病毒都能保存很长很长的时间。

在进出口贸易中,冷链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,那我们可以在运输、检疫这些环节做哪些防控措施?

姜庆五:

现在进出口业务都很繁忙,因为我们都是海量的进口,海量的出口。如果每一件产品都要检测,很难执行。我觉得信息很重要,如果这些产区向全世界各地供货,不仅仅给我们供货,在欧洲及其他一些发达国家,他们的监控也不亚于我们,我们充分利用这些信息,做抽查就行了。有些海鲜可能来自贫困的地方,或者有过污染情况出现,我们就要高度的警惕,加强检测。

新冠病毒怕热不怕冷,海鲜进来后,如果我们不生吃,用一般中国人的加工方法,病毒也被杀死了。对生吃的海鲜一定要特别小心。

像前面说的冷链产品装卸工人,他们要怎么有效防护呢?

姜庆五:

如果是装卸工感染,说明可能在装卸运输的环节出了问题。如果严格执行操作规程,通常是吊装机器操作,工人接触外包装有限。也要查一下是不是船的问题,海港的问题,像这些问题防不胜防,一定要严格按照规范操作。

其实船每次进出港口,对船厂的管理人员国家都有检疫的规范,装卸货物要求戴好手套,戴好口罩,能减少很多的感染。

我觉得比较费解,一个冷链的包装,一个冰冻的环节,其实病毒很难出来。

不少专家学者提到冷链途径容易引起病毒传播,但您又强调了人与人之间更容易传播病毒。

姜庆五:

其实北京疫情时候,是在环境当中检测出病毒,但没有排除被人污染的问题,如果是因为人的污染,呼吸道的传播,比在环境中被污染更容易实现。

病毒很少量进入肠胃道,它能不能生存下来,都是需要研究和考虑的。环境的病毒和人之间的病毒究竟是不是一个病原体?好像这方面的结果还是弱了些。因为环境是非移动状态,比较容易追踪,人的流动性强,也有健康的病毒携带者,更难追踪溯源。

病毒在低温中,传染人的概率相比人传人的概率怎么样?

姜庆五:

比人传人低得多,病毒一定要飞扬起来,解冻后病毒在空气中,通过颗粒物传播进呼吸道。不像是打个喷嚏,能够污染很多的地方。病毒在物体表面上,进入人体或者直接进入呼吸道,它的传播性要比呼吸道传播要弱得多。

这次青岛疫情发生后,民众日常生活和饮食方面要如何防护呢?

姜庆五:

至少这段时间不要吃生鱼,把大鱼烧熟了,温度加热到六七十度,这病毒就没有了。不要直接触碰冷冻食品,把加工切肉的菜板洗干净,污染还是很低的。

因为现在大家关注了疫情,政府也加强检测,加强报告,包括进出口食品的检验,他们都会做很多的工作。

可能还存在隐性感染者没被发现,如何降低交叉感染的风险?

姜庆五:

没被查出来,都视为是正常,也没办法规范。当然一旦查出来你携带病毒,就立即进入传染源的管理,你在一定时间要封闭自己,不和外界的接触,一定的时间里,遵守政府的管理和检测程序。等体内病毒转阴性了,再恢复正常活动。

当然也有人病毒在体内存在很长时间,但绝大多数人应该是隐性感染后,两个星期产生抗体,逐渐把病毒在体内清除掉,传染性就不再存在了。

在您看来,青岛疫情目前处于怎样的阶段?

姜庆五:

随着我们检测范围的扩大,可能有一些新发病例。目前青岛全民检测,对安稳市民心态有很好的作用,也可能检出一些不被关注的病例。

但是更重要的是对这12个病例的影响范围,活动轨迹,接触的人的范围调查。

根据北京和大连的经验,我觉得后面可能再有一两代病毒,很快青岛会恢复正常。

2020年10月12日,山东青岛,市民在居民小区广场进行免费的核酸检测。  中国商报 图

也就是说,这次疫情有多大的规模,更多取决于这12个人这段时间的流动轨迹、接触范围?

姜庆五:

对的,一定程度取决于已有病例污染的范围。

青岛这次疫情恰逢十一长假旅游期结束,有大量的人员流动,会不会使得疫情在更多的地方出现反弹?

姜庆五:

这是担心的事情,根据最早的三个人的流调信息,他们不是游客,都和医院有关联性,除了第三例病例是出租司机。

其他病例可能接触的范围也没有更多的信息透露出来,我觉得是青岛的区域性问题,不是全青岛市的问题。结合前期的经验,制度体制的优越性,政府的行动很快,及时筛查发现,在这一两天里做了很多事情,是境外国家想都不敢想的事情。

像大连和北京发生疫情的时候,在人员进出环节都对核酸检测等有刚性的要求,但是青岛这次,除了全民核酸检测,其他方面受到的限制更少的原因是什么?

姜庆五:

可能青岛的疫情远远轻于当时北京、大连的情况,病例数量更少,病例均和医院相关。但把医院所在的社区或者街道囊括进来,设定一个危险级别,还是有必要的。

存在人员跨省流动,导致疫情扩散的可能性吗?

姜庆五:

我看好多省都采取了行动,要求从青岛回来的加强监测,必要的时候做一下核酸检测,减少外出活动。如果能尽快公布感染病例的活动范围,去过哪些地方,再集中一点范围,那么可能各地的压力也会轻一点。

我不认为青岛疫情会给各地造成很大影响,在今天的防护措施下,如果有病例扩散出去,也是局部的,不会带来全国性的问题。

进入秋冬季,也是病毒传播的高峰期,有没有可能出现第二波的疫情?

姜庆五:

这个疾病是呼吸道传播疾病,呼吸道传播疾病的特点是秋冬季节流行,去年12月份武汉出现新冠肺炎疫情,2003年的SARS病毒出现在11月下旬就能说明季节影响问题。这个疾病在呼吸道疾病高发季节,会更容易传播,也加大了疫情防控的压力。

前期的话,有五十几天全国没有新增病例,也依赖于季节,夏季不利于呼吸道传播疾病的传播。这个疾病一直在我们门口转过来转过去,我们控制住了,左邻右舍又出现了,可以称为第二波疫情,也可以称为疫情重新出现。一定要高度的关注,进入高度防控的状态。

各地应该采取哪些措施防止疫情反弹?

姜庆五:

各地都有经验,一是尽量减少人员集聚,到防控严格的时候,减少流动,减少会议都是必要的。二是公共交通上要求戴口罩,包括所有的交通工具上,应该做好保护。三是强调我们的个人卫生,勤洗手,不要到人多的地方去,加强防护意识。

您对“疫情反弹”,持比较乐观的态度?

姜庆五:

对的。前期的成功,说明我们采取的公共卫生措施是成功的,要坚持。我们起初不知道这是什么病,不知道它的传播特点,在这样的情况下都控制下来了,我们要把这些经验合理的延伸下去,我觉得2021年的春天比2020年的春天更有信心。

北京疫情早期在三文鱼案板上发现病毒,一段时间内对海鲜行业是巨大的打击。青岛疫情,会出现类似情况吗?

姜庆五:

我们要先把人的事情说清楚,海鲜是被环境污染还是污染环境,比如作业人员随地吐痰,海鲜市场作业条件差,可能是人污染了海鲜。尤其是环境阳性,外包装阳性,海鲜市场进进出出的人,外包装谁都摸。如果人的卫生习惯规范好,食品外包装出现阳性的概率会低很多。

您觉得青岛这次疫情会持续多久?

姜庆五:

我很乐观,

我觉得最多再出现一代病例,就可以控制住了,这一代病例有没有参加婚宴,喝喜酒,(疫情规模)取决于他们的流调行动轨迹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九州体育开户_官网登陆 » 专访公卫专家姜庆五:溯源青岛疫情,可重点检测医院人员抗体